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周老师
电话:13810734698
地址:北京市万寿路甲12号D座

吴念鲁:不要夸大人民币成为SDR定值货币的作用

2019-09-10 11:55 点击量:

  吴念鲁:非常高兴参加这个会,大家下午好!SDR和人民币国际化,两个问题。SDR产生的背景作用和前景,第二个问题,人民币国际化的内涵、步骤、和SDR的关系。


  SDR的产生,是一个妥协的产物,它是国际货币制度改革斗争进程中的一种妥协产物。第二它的作用有限,SDR是基金组织分配给成员国“普通提款权”以外的一种用来补充现有储备资产的手段。它不能直接用于贸易或非贸易支付。它的分配数量同成员国缴纳的份额成正比,而且用的时候,就是双方之间转换,首先兑换成某一种货币,然后才可以进行支付。现在看来,总体来讲,分的还是很少的,所以对有些发展中国家来讲,实际上是杯水车薪,没有什么太大的意思。


  另外它的定值发生多次变化,开始16国定值,后来改成美元、联邦德国马克、日元、英镑、法郎五国货币定值。


  它的前景1972年以来,基金开始研究货币制度的改革,多次讨论,一致认为,SDR作为国际储备资产的补充的手段,而且逐步要替代美元和黄金,作为主要的国际储备资产,决议上有这样的规定。但是实际上SDR它在IMF[微博]里面,作为一个记账的保值的单位和使用的范围开始逐步扩大。但是要真正成为主要国际货币资产距离还相当远,更谈不上取代美元。国际储备资产的多元化势在必行。因此今后世界IMF能不能作为一个所谓世界的中央银行发行超主权货币,取代美元的特权,基金SDR是不是可以作为超主权货币的基础呢,这个值得探讨。


  如果确定SDR定值的标准,是不是需要改革,发行的数量,改进SDR的分配的办法,扩大SDR的使用范围,这些都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主要内容。


  第二个问题,人民币国际化的内涵、步骤和SDR的关系。第一什么是人民币的国际化?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的一个过程,也可以说人民币成为可兑换货币到具有定价、结算、投资、储备功能的国际货币的过程。一国货币即使实现了资本项目可兑换,也不一定意味着真正成为国际货币。


  资本项目的可兑换是由供给方主导,是货币发行国政府根据外汇供给以及其他因素进行决策,是一个政府的行为,而国际货币是由需求方主导,由非居民对该国货币需求的偏好所决定的。因此它需要得到国际社会广泛的认可和接纳。因此人民币最终成为国际货币还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。


  人民币可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。我们可以看,有几个时间点。通常认为,通过记账项目到资本项目的过渡,大概是20年的时间左右。如果按这个方法算,我们是1996年施行的经常项目可兑换,在于2016年底有条件成为资本项目可兑换。


  人民币可兑换可以倒逼利率市场化,因为只有先施行了国内利率市场化,放开国内资金价格,才能使人民币对外资金的价格放开,人民币可兑换才能有真正实现的条件。因此估计2016年,或者2017年可实现利率市场化,紧接着相隔一两年实现人民币的可兑换。


  需要指出的是,中央要求上海2020年基本建成全球国际金融中心,成为全球人民币定价交易、结算中心。届时人民币应该实现可兑换,因为没有哪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的本国的货币不是可兑换的货币。这也是十八大提出的,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宏伟目标的一年。


  再谈谈和SDR的关系,人民币国际化仍然沿着既定步骤加速迈进,不要过分追求在意看待人民币成为SDR的定值货币这个事情。因为这是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当中板上钉钉的事,是迟早的事。基金组织今年通过或者以后通过定值的资格,对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到底有多大差别值得探讨。因此绝不要夸大人民币成为SDR定值货币的作用。

相关文章